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临风博客

登斯楼也则有心旷神怡宠辱皆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则矣

 
 
 

日志

 
 

赣南印象  

2016-11-24 15:05:49|  分类: 述怀忆往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四十年前,金秋时节,正值红军长征胜利四十周年,我因出差来到赣南,在当年的红色苏区生活了三个月,耳濡目染,感悟良多。

十月中旬,我到了会昌。毛泽东1934年7月写过《清平乐 · 会昌》词:“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  会昌城外高峰,颠连直接东溟。战士指看南粤,更加郁郁葱葱。”

词中所说的“会昌城外高峰”即是位于贡水北岸的岚山岭,绵水与湘水在山脚下汇合。山不高,仅400米,因毛泽东词而出名。那天,我循着幽静的山道,不一会儿便登临山顶。记得山顶还有战壕与防空洞的遗迹,1927年8月底,南昌八一起义部队南下时与国民党军队在此展开激战,周恩来、朱德、叶挺、刘伯承、贺龙、陈赓等参加战斗,这是南昌起义部队南下途中的一次大捷,在中共军事史上有重要地位。史料记载,邓小平曾担任过会昌县委书记。毛泽东遭排挤那段时间曾在会昌居住养病,写这首词时心境不太好,但他坦然自若,在登上岚山后吟出这首脍炙人口的词,特别是上阙的几句,写得大气磅礴,意切情真。若没有宽阔的胸襟,是很难做到的。

四十年过去了,我再也没去过会昌,但毛泽东的那首词与意境却恒久地镌刻在我的人生记忆之中。

(二)

广昌是当年中央苏区的北大门,也是第二次反“围剿”和第五次反“围剿”的主战场,尤其是高虎垴等战役,为红军战略转移赢得了时间。广昌地理位置重要,因盛产白莲,被称为“中国白莲之乡”。1930年1月底,毛泽东率红四军到达广昌塘坊,途中大雪纷飞,滴水成冰,毛泽东触景生情,在马背上吟成了气壮山河的词《减字木兰花 · 广昌路上》:“漫天皆白,雪里行军情更迫。头上高山,风卷红旗过大关。  此行何去?赣江风雪迷漫处。命令昨颁,十万工农下吉安。”

1976年9月30日,我从赣州乘车抵达广昌,入住县委招待所。当晚,招待所就剩下六个上海人(我、张永弟、丁淦林、师国珍、曹晓峰、沈莉莉),显得格外冷清。国庆后,我们步行十多里,到城北沙子岭邱家祠,参加了知青函授的开班,瞻仰了毛泽东旧居,并合影留念。这张合影我还保留着,大家神情凝重,手臂上佩戴黑纱,记录了那个特殊的年代、特殊的衣着。

(三)

离开广昌,我们来到了石城县城,石城因境内“四面环山,耸峙如城”而得名,别名琴江(贡江的二级支流),这里是赣江的发源地,东邻福建宁化(毛泽东写过《如梦令·宁化途中》词“宁化清流归化,路隘林深苔滑”)。这里曾是江西进入闽粤的必经之地,物华天宝,名胜众多,既有丰富的人文景观,又有奇丽的自然景色,通天寨更是远近闻名的丹霞地貌风景名胜区,素有“石怪、洞幽、泉美、茶香、佛盛”的美誉。天高气爽季节,来此旅游,让人赏心悦目。

第二次革命战争时期,石城是中央苏区全红县,许多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此留下了足迹,至今还保存了一批革命旧址。石城还是中华客家文化最重要的发源地之一,有“客家摇篮”、“闽粤通衢”之称;历史上是客家民系的中转站,可谓“祖根中原地,摇篮客石城”。石城被称为中国最美莲乡,同时也是烟叶之乡、灯彩之乡,有壮观的百亩荷花园、独特的龟裂凸包景观、朝代久远的古建筑、热情好客的客家人,是个旅游的好地方。

虽然我们在石城只逗留了一两天,但对这座地处赣闽边界的小县城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特别是沿着那条800多年历史的廓头古街漫步而行,依稀还能感受到客家先民迁徙的沧桑气息。它始建于南宋年间,长约五里,顺琴江水南北通向,一直是北方和中原客家人南迁通往粤闽的必经之路,光亮圆润的鹅卵石、泛着青苔的古城墙、微微翘起的马头墙,构成了一幅古朴淡雅的水彩画。

我突然发现,沿街的建筑都有一条带顶的走廊(类似于上海金陵东路),人们在此走路、购物,既可遮阳,又能避雨,悠然自得,大家方便。其实这种建筑,在赣南的许多县城都有,南方的很多地方都有。也许,这正是千百年来世代相因形成的一种风俗与文化吧。

(四)

出石城,沿着南行的公路,经过珠坑、横江、龙岗、壬田,便抵达闻名中外的红色故都——瑞金。

瑞金因为地位特殊,现在是江西省辖市,它位于武夷山脉南段西麓,赣江东源贡水上游。瑞金古时盛产砂金,并设置淘金场,一时瑞气盈门,故名“瑞金”。1931年11月7日,中国共产党创建的第一个全国性红色政权——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在这里成立,并把瑞金定为首都,瑞金随之更名为“瑞京”,成为全国苏区的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的中心;1934年10月10日,中革军委和中共中央及临时中央政府等机关随部分中央红军(即红一方面军)从这里出发开始长征。瑞金也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重要的红色旅游城市。现有革命遗址180多处,主要分布在叶坪村、沙洲坝、云石山等地,我们有幸瞻仰了这三处革命遗址,受到了深刻的教育。

叶坪在瑞金东北6公里处,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就在此召开,中央工农民主政府旧址也在这里。会址、旧址原为谢氏祠堂,前后三进院子,政府总办公厅和各部办公室均设于此。革命遗址还有毛泽东旧居、朱德旧居、红军检阅台、红军战士纪念塔、公略亭、博生堡。高10余米红军烈士纪念塔呈子弹形,塔上有毛泽东、博古(秦邦宪)、朱德、周恩来、项英等的题词,塔前用煤炭铺着“踏着先烈的血迹勇敢前进!”的标语。两旁分别是为纪念宁都起义领导人赵博生而建的“博生堡”和为纪念著名红军将领黄公略而建“公略亭”,气势非凡,我们一一瞻仰,心潮澎湃。

沙洲坝在瑞金西南4公里处,革命遗址有临时中央政府大礼堂、中央政治局旧址、中华全国总工会旧址、中国工农红军总政治部旧址、红井、列宁小学旧址等。掩映在树林中的临时中央政府大礼堂是一栋规模大、造型美,具有苏维埃共和国标志的建筑,由钱壮飞设计。从空中俯瞰,礼堂呈红军八角帽形。据说整个建筑用的48根木柱,都是原有的大树,为防止被敌机发现,树顶上的枝叉都还保留着,是极富创意的。

云石山在瑞金西18公里处,是一座小山岭,山顶有一处古庙。1934年8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中央工农兵民主政府、中革军委等中央机关迁到古庙中办公;同年10月,中央率领红军从这里开始长征,云石山被称为“长征第一山”。我们来到云石山时,正逢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四十周年。而当初红军决定战略转移时,谁也没有想到以后的局面会是怎样?谁也无法预料四十年之后、八十年之后该是怎样一种情景?

在瑞金的那段日子,我看了很多,听了很多,也想了很多,受益匪浅。

(五)

大柏地位于瑞金县城北30公里处,是一条十余里长的峡谷,山高林密,是打伏击战的理想场所。1929年1月,毛泽东、朱德率领红军由井冈山向赣南进军,2月10日(正值春节),在大柏地击败尾追的国民党赣军刘士毅部,歼敌近两个团,俘敌800余人,并缴获了大批武器,大柏地战斗是红军出井冈山以来的首次胜仗,胸中的郁闷为之一扫。陈毅称之为“红军成立以来最有荣誉的战斗”。1933年夏,粉碎第四次“围剿”后,毛泽东行军途经大柏地时回忆当年鏖战的情景,写下了《菩萨蛮 · 大柏地》词:

“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雨后复斜阳,关山阵阵苍。   当年鏖战急,弹洞前村壁。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

毛泽东这首词以欢快的笔调,描绘了一幅色彩斑谰的大柏地雨后的壮丽景色。全词情景交融,抒发了作者的革命豪情,表达了革命者对战争、对美的看法。

一个本来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能够成为诗人笔下的景物,有幸,也有缘!

1976年10月,因为出差的关系,我们路过大柏地,无法近距离地抚摸40年前鏖战留下的弹洞,也无缘见识雨后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彩虹,只能隔着长途汽车的车窗,远远地眺望那片关山峡谷的葱翠轮廓,默默地吟诵伟人对大柏地的眷恋之作,心潮难以平静。

又过去了40年,写下这些文字,也算是一段赣南情结吧!

(六)

说起寻乌,我自然想到寻乌调查。1930年5月,毛泽东为了纠正党内和红军中存在的某些错误观点,进一步了解中国农村的现实状况,来到寻乌的马蹄岗,对这里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各阶级的历史和现状等情况作了为期20天的社会调查,在取得大量实际材料的基础上,写下了《寻乌调查》和《反对本本主义》,首次提出了“没有调查,没有发言权”的著名论断,这对当时党内盛行的照抄照搬共产国际和苏联经验的错误倾向是一种有力的回击,提出了“中国革命斗争的胜利要靠中国同志了解中国情况”、“到群众中作实际调查去”、“共产党员要从斗争中创造新局面”等重要思想,第一次明确提出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要与中国实际情况相结合的观点,为我党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形成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奠定了理论基础,初步形成了毛泽东思想活的灵魂的三个基本点,即实事求是、群众路线和独立自主的思想。毛泽东寻乌调查的实践,不仅体现了党的思想路线、群众路线以及独立自主的根本观点,也标志着毛泽东思想在寻乌这块土地上的最初萌芽。

毛泽东旧居是马蹄岗一座河石石灰砌成的二层楼房,原为耶稣教牧师的住宅,楼房宽厚而雄伟,正面和右侧屋檐矗立着八根米红大圆柱,构成一条宽三米的直角走廊。苍劲青翠的樟树,刚毅的铁树,一簇一簇的桔树,环护着旧居,青枝绿叶,红楼青瓦,交相辉映。小楼右边是寻乌调查陈列馆。

寻乌位于赣、闽、粤三省交接处,不仅是一块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红色故土,还有众多可圈可点的著名景观。四十年前,旅游于我只是一种奢望,好在文人的优美辞赋把我领进了寓历史人文、奇峰仙境的寻乌八大景观:镇山高阁,看云卷云舒,山城美景揽怀中;江东晓钟,听晨钟暮鼓,寻乌河清流古今;铃山振铎,踏灵山禅院,古刹居隐有名士;文笔秀峰,画青山绿水,峰似笔尖高入云;龙岩仙迹,列石窟玲珑,仙岩幽径上太虚;石伞标英,观山奇峰峻,列列神兵待出征;西献云屯,望百里云海,烟腾雾绕是蓬莱;桂岭飘香,闻秋日桂花,十里香飘沁人心。真可谓:“晨扬江东钟花香桂岭飘石伞仙岩石窟迎朝霞,晚登镇山阁云屯西献眺铃山文峰秀色沐夕阳”。徜徉神游其中,真是一种美美的享受啊!

(七)

第一次去赣州,从南昌出发,中途在宁都住了一晚,对宁都有了初步的了解。

宁都位于江西省东南部,地处贡江上游,三面环山。据考证,在原始社会晚期,宁都已有人类居住。春秋属吴国,战国初属越。后楚灭越,全境属楚。三国孙吴时(236)建县,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

宁都是客家祖地——中原先民南迁的早期居住地和集散中心、赣闽粤客家民系的重要发祥地。境内客家遗存十分丰富,客家民俗文化光辉灿烂。

宁都是文乡诗国——南宋时成立的“江湖吟社”享誉全国,清初创立的易堂学馆位列当时“三山学派”之首,涌现出散文家魏禧、山水画始祖罗牧、天文学家段元星、微生物学家管轶等名人。

宁都是苏区摇篮——中央苏区前期的政治军事中心,五次反“围剿”战争的指挥中心、主要战场、巩固后方以及最后阻击和被迫放弃的核心根据地。爆发了震惊中外的“宁都起义”,诞生了红五军团,成立了少共国际师。

宁都是赣南粮仓——自古就有“纵使三年两不收,仍有米谷下赣州”之称。

宁都是赣江源头——发源于宁都北部的梅江河,是赣江流域面积最广、长度最长、径流量最大的支流。

在宁都逗留期间,我们参观了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宁都起义”指挥部旧址,并步行10多里前往集儒、佛、道和革命历史于一体的翠微峰游览,山上苍松荫翳,幽笪夹道,气候凉爽,山色迷人,金精洞在宋代被道家列为七十二福地中的第三十五福地。翠微峰现在是国家森林公园,又是江西省重点风景名胜区,

40年前我们慕名而来时,这里旅游并未开发,游人稀少,山崖上依稀能看到当年炮弹的痕迹,据说建国初期初拍摄的故事影片《翠岗红旗》就是以这里为原型创作的。

(八)

在宁都参加红色之旅,小布是非去不可的。

1976年冬日的一天,我与同事张永弟乘上宁都县城开往黄陂公社的长途汽车,一路辗转颠簸,下车后冒着纷纷扬扬的雪花,又步行了很长一段路,翻过两座山岭,才抵达目的地小布,在这里插队的上海知青黄建已等候多时了。

第二天上午,黄建陪我们到附近转转,在第一次反“围剿”战场的旧址,我们边听介绍,边体味着当年的战火硝烟。1930年底至1931年初,红一方面军在总前委的领导下,紧紧依靠苏区群众的支持,在赣南山区全面粉碎了国民党的第一次“围剿”。

1930年11月27日,朱德和毛泽东发布了《红一方面军关于到黄陂小布集中的命令》,12月21日红军大部已集中到了黄陂、小布地区,如在小布设伏可以不要大规模地调动部队,不易走漏风声,而且以逸待劳,可专等敌人往布好的口袋钻。总前委先前的决策是先打张辉瓒、谭道源两师,而谭师孤军深入,已先到了宁都的源头,占据了有利地形。小布离源头很近,山势陡峭,森林茂密,且得到敌人将侵入小布的情报,红军在宁都小布设伏成为首选。这次反“围剿”以歼敌9000多人,活捉了张辉瓒。小布设伏,体现了毛泽东的用兵如神。

事后,毛泽东写了《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词:

“万木霜天红烂漫,天兵怒气冲霄汉。雾满龙冈千嶂暗,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  二十万军重入赣,风烟滚滚来天半。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不周山下红旗乱。”

毛泽东这首词,可谓上乘之作,既有悲壮之威,又有豪迈之情;既有对战争的讴歌,又有对自然的赞美。它声色雄壮,文气浩荡,有一泻千里之势;它偏于豪放,不废婉约,有共工的造反精神。同时,该词还是诗史合一,更属文采华丽。在全词仅62个字中,却连用了3个万字、2个千字、3个天字、2个红字,把这些字组合在一起,就有一种江河奔腾直下的雄伟气势,而这种气势是一般人所不具备的。

离开小布整整40年了,我始终记得这个地名。在当今的中国分省地图上,人们依然可以找到小布,可见它的地位之特殊。许多年以后,我与黄建有幸成为同事,回忆小布见面的那段往事,感叹时光之荏苒、人生之匆促!

(九)

离开寻乌,我们乘车沿着颠簸曲折的山间公路,几个时辰便来到安远。函授组有位同事曾插队落户在安远,我们慕名而来。

安远历史悠久,南梁时(公元544年)设县。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安远属中央苏区全红县,是红军长征突破第一道封锁线所在地,也是南方三年游击战争核心区。1932年6月,根据中共中央决议,建立会(昌)、寻(乌)、安(远)中心县委,邓小平任书记。朱德、陈毅率“八一”起义军余部在此实行部队整编。

安远人文荟萃,有“中国楹联之乡”美誉,也是赣南采茶戏的发祥地。我们在安远只逗留了两天,承蒙上海派驻安远知青慰问团的关照,我们有幸在安远观赏了当地剧团演出的一场采茶戏,虽然唱腔台词都听不大懂,但也算领略了采茶戏的风采韵味。安远也是客家人聚居地,客家文化浓厚。境内三百山是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和国家级森林公园,位于珠江三角洲、闽南三角区的直接腹地,是集“东江源头、客家风情、生态观光、温泉休闲”四大品牌于一体的旅游胜地。有赋写道:

“三百山,奇瑰诡丽,古朴自然。南岭支脉,东西逶迤。天然景观,妖娆璀璨。山石嶙峋,形态奇异。拥武夷而衔南岭,莽莽苍苍;接东溟而襟南粤,浩浩荡荡。三百余座山峰层峦叠嶂,纵横三百三十余平方公里。原始森林,郁郁葱葱。山高谷深,林密草茂;飞瀑叠岩,湍流水急。原始、古朴、清寂、野幽。气势恢宏,生态迥然。深在闺中人未识,撩开面纱展艳容。似华山之险,匡庐之秀;若泰岳之峻,黄山之幻。南国第一山,钟灵毓秀,美仑美奂!山地气象,变幻莫测,一山藏四季,十里不同天。群山初醒,冉冉彤霞旭日,层林尽染;落霞余辉,涂金抹银,红枫与绿竹绘丹青,紫谷与银峦吞落照。春夏之交,气象万千,时而风和日丽,时而大雨倾盆。林间沁雨,如有声之诗;山岚云雾,似无墨之画。雨霁又晴,云雾缭绕。吐岭吞峰,潆洄而逐波缥缈;拥雪推玉,缱绻而曼舞轻纱。苍茫藏百景,气韵俊乾坤”,真让人无限向往。

在安远县城南20公里的老围村,还有一座集防御、防火、防水、防盗于一体的人居客家“土围子”,人称“东生围”,建于清道光年间,历时8年,耗资巨大,围略呈方形,四角均建一炮楼,高13米。整个建筑规模巨大,宏伟壮观,坚固结实,布局科学合理,设计美观大方,是赣南客家人聪明才智的结晶,可与驰名中外的闽西永定土楼相媲美。可惜当年我们都无暇造访,留下了一些遗憾。

(十)

赣州地区有“三南”(即龙南、全南、定南),位于江西省的最南端。定南县南接广东省的龙川县、和平县,自古以来就是赣粤两省通行的咽喉要地,素有“江西南大门”之称。境内属低山丘陵地形,县内山清水秀,河流纵横,林木葱郁,空气清新,风淡云轻,气候宜人,森林覆盖率达78.1%,植被保持优良。

1976年11月,我与张永弟来到定南县城。当时,由童炳坤带队的上海化工学院(华东化工学院的前身)二十多位师生已集结于此。在为知青开办函授教育的同时,我们还走访一些知青点,了解情况。有次去一个公社,出了县城往北走,大约一小时路程,便有一处山脉横亘面前,这就是神仙岭。它属于南岭东延的九连山系,海拔并不高,因养在“深闺”也并不为外人所熟知,但它在赣粤边界却名声不小,一是它为当地的宗教胜地,二是它为两省生命之源——赣江水系与珠江水系的分水岭。相传,神仙岭上的寺庙建于唐代初年,以后香火旺盛,名声大噪,人们便将这座原本并不知名的小山称为“神仙岭”。明代就有诗盛赞神仙岭的胜境,“峻岭盘空过客临,鹧鸪啼处白云深。沧桑阅后神仙杳,流水桃花自古今。”

1976年,神仙岭没有公路,别说通汽车,即便徒步登上陡峭的简单山路也相当费力,没走多远,我们都已气喘吁吁了。如果肩挑重物,想要走到山巅,即便是壮劳力,也至少要休息三四回。翻过神仙岭,还要走很长一段路,待到稍平坦的地方,停着一辆老旧的长途汽车,人们蜂拥而上,有的甚至爬窗而入,那种场景,至今难忘。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这里开凿出了一条300多米长的公路隧道,方便了岭南岭北的商旅行人。后来又重建了三进二院的“神仙岭寺庙”,成为定南境内文化与宗教气息兼容并蓄、历史最悠久的名胜古迹,有诗曰“雾锁峰峦拥翠华,云封仙岭是僧家。凭栏尽日无人语,濯足寒泉数落花。”听说寺庙旁曾有一副楹联“且放下欢饮几杯多少快活,莫着忙笑谈片刻无限风流”,写得蛮有意思。

如果现在再去定南,一定要登上神仙岭,看看这寺庙,读读这楹联,多好!

(十一)

在赣南辗转一大圈,便来到了距赣州65公里的于都。于都建县于西汉高祖六年(公元前201年),素有“六县之母”和“闽、粤、湘三省往来冲”之称。

于都最著名的是位于县城东门的长征第一渡。由于第五次反“围剿”失利,中央根据地日益缩小,中央红军被迫转移。1934年10月上旬,中央红军多支部队分别从反围剿战场或各驻地陆续转移到于都集结休整,补充兵员、武器弹药、粮食物资,进行动员和军政训练。10月17日起,中共中央、中革军委机关及其直属部队的红军主力8.6万人分别渡过于都河,踏上漫漫的长征路。红军长征胜利40周年时,我们到过这里,没看到什么标志性建筑。于都河静静地流淌着,像是叙述着当年于都人民搭浮桥、摆渡船为红军送行的历史场景。我们伫立河边,感慨万千。如今双帆造型的纪念碑巍然耸立,象征着中央红军从于都扬帆出征;碑高10.18米,寓意中央机关和毛泽东、周恩来等10月18日在此渡河。

于都山明川秀,地丽物繁,名胜古迹众多,例如罗田岩摩崖石刻、宝塔公园等。罗田岩是一处风景名胜地,丹山碧水,景色宜人,开发于南北朝,自北宋时享誉盛名,并创“华岩禅院”,为周敦颐名篇《爱莲说》碑刻的发表地,众多名家学者、文官武将、骚人墨客都慕名前来揽胜观景,或结庐筑室,谈道讲学,悬崖峭壁上镌有岳飞、文天祥、朱熹、八大山人、王阳明等名人题刻。宝塔公园因始建于宋至和二年(1055年)的“重光宝塔”而得名,是人们登高望远、眺望贡江、访古佛事的理想场所,素有“于都文峰”之称,文革时被毁,2004年重建,仿宋风格,蔚为壮观。这些都是可圈可点的旅游景点,值得游人好好地品味与观赏。

今年正值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重温历史,不忘初心,长征第一渡是最有纪念意义的。

(十二)

章江与贡江在赣州汇合成为赣江(左章右贡合成“赣”字)。赣江长766公里,是长江主要支流之一,也是江西省最大河流。赣是江西省的简称,全国以省的简称作县名的并不多见,赣县却得此殊荣,实为挟地利之便。赣县距赣州市区仅5公里,号称“千里赣江第一县”。

每次乘车去赣州,必定先经过赣县。有人用“腾空望赣县,竖如人耳横似马;开卷览舆图,蜂腰帽阔裙摆宽”来描绘赣县的地形特征,是非常形象的。作为客家文明的发祥地和客家人的集散地之一,赣县通行客家语,当地一些小商贩说的客家话,我们很难听懂,只好意会和揣摩了。

因为赣县没有函授任务,所以我们在赣县只是匆匆路过,没有驻足逗留,无法深入地了解赣县的自然历史与风土人情。尽管如此,我们仍对这里的白鹭客家民居群、汉朝契真寺、唐朝宝华寺、晋朝储君庙、清朝文昌阁、人民广场、客家文化城等人文景观,以及狮子岩、金鸡洞、燕子岩、大小湖州、道士庄丹霞地貌等自然景观,充满了深深的向往。如有机会,在赣县小住几天,从从容容地游览一下这些景点,该有多好!

(十三)

赣州乃虔州古郡,千年宋城。南抚百越,北望中州,据五岭之要冲,扼百粤之咽喉。山川秀丽,人杰地灵,屏武夷翠色连闽越,耸罗霄峻峭接潇湘,有历史文化名城之誉,曰千里赣江第一城。两江环流,赣水浩淼飞白鹭;三台鼎峙,古邑巍峨染红霞。早在新石器时代,赣州就有先民繁衍生息;秦灭六国后,公元前214年起,这里就有县郡建置。唐代,随着梅关古驿道和赣江水路南北大通道的开通,这里成为“五岭之要冲”、“粤闽之咽喉”;到宋代,赣州“商贾如云”,成为当时全国36大城市之一。抗战时期,赣州一度成为东南六省的经济文化中心。新中国成立后,赣州成为全国的特别行政区,后改设赣西南、赣南行政区、赣州地区行署,也是赣南地区的政治文化中心。

我第一次到赣州是1976年9月,毛泽东逝世不久,当时的环境异常沉闷,加上出差公务在身,旅游条件也不完备,但我们还是忙里偷闲地去看了一些人文景观:

位于赣州城北之章江贡水合流处的八境台,建于北宋嘉祜年间,飞檐斗拱,是赣州宋代古城的象征,因苏东坡作《虔州八境图八首并序》而得名为八境台。

位于贺兰山顶的郁孤台,因南宋爱国词人辛弃疾所作之词《菩萨蛮》而名扬天下:“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都孤台借辛弃疾的词名闻遐迩。

位于城区东段的慈云塔是著名佛塔,建于宋仁宗圣元年间,相传曾因藏有高僧之舍利子而又名舍利塔,塔高49米,是典型宋代高层楼阁式九层六角砖塔。

位于赣州城西北郊的通天岩,是一岩深谷邃、丹崖绝壁之天然石窟,因“石峰环列如屏,巅有一窍通天”而得名,有“江南第一石窟”之誉。

始建于宋乾道年间(1163—1173)、至今已有800多年历史的古浮桥——东河浮桥,是赣州一道独特的风景线。浮桥长约400米,连接贡江两端,由100多只小舟板、分为33组,用缆绳连接而成,并用钢缆、铁锚固定在江上,极大地方便了两岸的百姓。那次我步行去通天岩,来回过江就是走这座浮桥,印象特别深刻。

在赣南出差三个月,在赣州逗留的时间最长,那些鳞次栉比的商家店铺和纵横交错的街坊小巷,犹如历史的影像,时时浮现在眼前。

时隔35年,2011年10月,我再次来到赣州,仰望八境台,登临郁孤台,穿越通天岩,漫步古浮桥,故地重游,抚今追昔,煞是欣喜。由于时代发展、城市建设,赣州的市容面貌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过去的很多建筑都不复存在了,重温当年旧忆,感叹人生恍惚。

(十四)

结束了三个月的赣南之行返回上海,我们没有走回头路,而是选择了乘长途汽车,经南康、过大余,进入广东,走南雄,到韶关,然后换乘从广州开往上海的火车,这样比来时省力得多,少了长途汽车颠簸之苦。

南康物华天宝,自古以来人文蔚起,文化源远流长。曾发掘的恐龙蛋化石证明:南康在人类诞生前就充满生命的活力。唐宋以来,贾岛、苏东坡等墨客骚人在南康题咏唱和,留下不少名句佳话。苏东坡因“乌台诗案”遭贬岭南,途经南康,诗云“幽人自种千头桔,远客来寻百结花”“浮石已干霜后水,蕉溪闲试雨前茶”。车过南康,未得谋面,好在文人美赋为我们展示了一幅美妙的南康风情画卷,也算了却了我们心中的夙愿。

大余(以前叫大庾)位于江西省西南端,与广东南雄襟连,为纯客家县。大余素有“世界钨都”之称,钨资源居世界之首,有西华山等多个大钨矿。大余也是宋代周程理学起源地;明代著名哲学家、思想家王阳明曾任赣南巡抚,在大余留下了许多足迹,成为立德、立言、立功事业的巅峰,最后病死大余。大余名胜古迹有唐宋所辟古驿道、梅关等。

梅关位于大庾岭的巅峰。唐开元四年,张九龄奉诏开凿岭南驿道,以连结长江水系和珠江水系,推进岭南经济、文化发展。三年功成后,两侧植梅,梅关因此得名。当年古驿道上“商贾如云,货物如雨,万足践履,冬无寒土”,因此有着“海上丝绸之路”的美称。唐代诗人杜牧《过华清宫绝句》诗中有云“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那岭南的荔枝就是通过这条驿道,由飞骑日夜兼程至长安,而色味不变。梅岭在岭南经济文化发展史上起了重要作用,是中原汉人南迁的落脚点,中原文化由此向岭南传播开去。梅岭既是古战场,也是革命战争年代红军多次战斗过的地方。1934年10月底,8万多参加长征的红军大部队突破封锁后,经由此关,折而向西,直逼湘粤边境。陈毅因负重伤,未能参加长征,于是在粤赣边坚持了三年艰苦卓绝的游击战,其中多次往返穿越梅岭。这里号称“千峰转不尽,十里万重山”,树木遮天蔽日,漫山遍野,山中有洞,洞洞相连,便于部队隐蔽,保存实力。项英、陈毅在此开始了在赣粤边界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游击生活。陈毅写了著名的《赣南游击词》,生动、形象地记录了当年红军在艰苦环境下的斗争生活。以后在遭敌围困之际,他又写下了豪气冲天的《梅岭三章》,使梅岭的知名度更高:

(一)断头今日意如何?创业艰难百战多。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二)南国烽烟正十年,此头须向国门悬。死后诸君多努力,捷报飞来当纸钱。

(三)投身革命即为家,血雨腥风应有涯。取义成仁今日事,人间遍种自由花。

车过梅关,回望逶迤起伏的大庾山岭,翻检三个月赣南生活的日日夜夜,辗转千里,一路走来,心中总有一种浓浓的依恋。先哲的诗词、文化的熏染、历史的沉淀、风物的浸润,化作无尽的念想和记忆,挥之不去,绵延恒久。                                  (写于2016年10-11月)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