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临风博客

登斯楼也则有心旷神怡宠辱皆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则矣

 
 
 

日志

 
 

美文阅读:迟来的阅读(绿艾)  

2015-04-29 12:10:50|  分类: 美文共分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日一页页地翻过,从立秋的序言里有秋的气息暗地盛开,行经白露,寒露,霜降,化作蔬果的香,白菜的甜,萝卜的脆。白露为霜,不知不觉草色泛黄,树叶凋落。

走在乡路间,有青草香,树叶苦涩的树脂味阵阵飘过,浓浓淡淡的物华的体香随风约住,教人体惜着暗香亦偷换着苒苒流光。几只雀跳着脚向一丛又一丛树枝里寻觅,蝉声已逝,它们别枝的扑翅声,惊起临风听蝉的寂寞和荒凉。

秋风可以忽略不计人的心思,只是在某些时候让你惊觉,怎么又轮换了另一个节气,怎么一树树华冠翠裘褪成了旧蓑衣,再好的月光下,那盈耳的虫鸣怎么就此了无声息。平生意,凭谁忆?一语道破那人那天时不待我的惶然。

穿杨打叶的秋中,立了。不知为什么,越来越熟悉那些与日子相关的二十四节气,节气是一首简洁,美丽的古典诗歌,把忙碌的生活划分的有序而诗意。真该感恩于智慧的先人,从大自然的多变,循环往复中造化了灵秀的节气歌。种,秋收冬藏,如风一般地行吟,潜移默化间,一草一木一生灵待露而晞。一声惊蛰的春雷,万物激活,又是一番轰轰烈烈的生。

常自以为,草木一秋,人生一世,只有如此简淡,单纯生命,才有一种天长地久的意味。简淡不是粗疏,简淡是劲道,力度,才成以为支撑,粗疏流于轻浮,烦躁。单纯是一种悠然的平和之气,疏密有致中的通透。

侍弄庄稼地的农人最懂节气,是与大自然最接近的人,他们说应时的庄稼才能丰收。土味的话语里流露出节气即是生命的道场,接了地气,经了大满小满的五谷香,大寒小寒里嚼着菜根自香甜清淡,所以地偏心自远的布衣也有一番在野的味道。

难怪那些摇过笔杆,权利的手向往着解甲归田,或问渔樵垂钓寂寞,或躬耕于陇亩,换作握锄柄的农人之手。他们混迹于尘世追名逐利还不够,还要琴棋书画诗酒茶问候刹那的浮生。麻衣草座上,诗僧灵澈如是云:相逢尽道休官好,林下何曾见一人?一语洞穿人生世态里的潜规则。

立冬是冬与秋的临界,如果不是雨意凄寒,秋色不过是加深了几许,那段日子倒更像晚秋的延续,冬移步换景的效果还可略见一斑。这时的雨滴滴沥沥,不急不缓,落的是疏雨滴梧桐的心境。理查德?克莱德曼在他的钢琴曲《秋日私语》中,一定植入了这种怀旧的韵味,除非是那客船上的游子,听雨听的湿漓了灵魂。当然也有秋风乍起误抚弦,疾雨中却可以赏一幅缤纷的落叶雨,蝶姿翩然,落地无声。

恍惚间,似我脆薄的心事瘦成寂寞的红,正被时光的手指翻动,天生寒凉。

每一片树叶都隐逸着一阕清词,是南唐李煜的一江春水,是李清照的绿肥红瘦,还是纳兰容若的一生一代一双人?若在往昔,我也会并入无处话凄凉的苦雨中,叹流年不再。只是人到中年,玄想哀叹的资格都淡了。感时溅泪,见鸟惊心,把眼泪抹在飞絮落花上,是少年听雨楼台的矫情。握有一张中年的船票,却不是听雨在古诗中的客船,所以那些更富人文情怀的乡愁,离乱,再宏阔的主题都与我无缘。我只是居于一隅的一个平常人,持抱一点读书,写作恋,不愿踩着记忆的苍苔,湿滑不前。

在这个秋冬之交里,一闭上眼睛就想推开往昔那盘滞重的浓墨重彩,然后精研一池心墨,让心中犹存的残山剩水,在墨色里白描水的空濛,以墨迹勾勒山的青苍,洇染一派云林静气。想的远了,便访到了中国的山水画卷里,我们临摹的到那些意象,却真的无法夺得那毫端萧疏淡远的逸致,河海吞日的气象。就像我们都热爱,只有鲁迅敢遣这落入凡间的精灵于笔端,化作雨的精魂,一改往昔谢道韫咏雪的柔丽,而多了朔方的悲壮,雪亦有了斗士的意味。

读了一点书,经了一些事,我却沉默起来,怕一提笔,那圣哲们便会发笑,他们占据了智慧的源头,今朝的我无论怎样自将磨洗,人们都可以认得前朝的遗泽。但我把写作当成献给自己爱情,这爱情一度失去,又一度复活,甚至死了都要爱的。

手指染上了深深的墨渍,一旦爱的压抑,便陷入一种困境。此时,最好走进美丽的大自然,阳光浅浅的微笑里隐藏着温和,宁静和信任,会引领你看看云的舒卷,鸟啼花落的灵动,风摇草木的欣会于心,不著一字,若佛手之香淡然而来,默然相契中打通了精神花园的路径,继续通往那份痴情。

记得德国作家赫尔曼 ?黑塞在《树林》的文章中说:“树是神物,谁能同他们交谈,谁能倾听他们的语言,谁就能获悉真理。它们不宣讲学说,它们不注意细枝末节,只宣讲生命的原始法则。”

人与一棵树是不同的,树简单,人复杂,树要静,人在动。人说过的话,走过的路要问是痛是苦,人总是透过迷雾看自己,而树只有自己,云里雾里都清楚什么最真实。人因爱而犯的错叫美丽错误,而树从不犯下错误的美丽。人要在动中求静,而树以静制动,所以人要受奔波劳碌苦,而树立地成了佛,慈柔为怀,身安即福地。人求生活于别处,高视于物外而不自知。说了一大堆,以人的心思又怎能揣透一棵树呢?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所以最好学那林栖者,与一棵树闻风坐相悦,俗虑尘怀,爽然顿释,成为清寂生涯的佳友吧。

只是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东西,比一棵树更吸引你的眼球,更值得耗费大把的光阴。于是,它抽枝爆芽的萌发仅留得你惊鸿一瞥;它的荫郁也曾覆上你的绿窗,你打开窗子就走了;它召一树蝉鸣待你于晨昏,你只觉噪的慌,又关闭了那扇窗。你不是故意忽略一棵树的存在,你忽略的是对内心的关爱。终于天涯路断,你又要义无反顾地停下来,放慢脚步,诉求的渴望如此强烈,曾经的那些位置并不肯留恋与你,只有窗前的那棵树,敞开无邪的怀抱,静静地向你招手:还有多少时间的嫩枝会属于你?

叶落而知秋,一棵树的秋天来了。从浓的化不开的墨绿,到树影泛黄,我每一天都可以数到落叶写给时光的诗笺。昨日刚落过一场冷雨,窗外的杨树已灿然成金黄,若一树黄花,一点不逊于九月的金菊。阴郁的天空下,更显通体的温暖明亮。一袭炫黄之气把一棵秋日的树晕染的绚烂已极,若花枝春满,有一种天地中有我的卓然。而一棵树怎么会像花儿那样,执象以求春再来,以颜色争胜风情?它只不过把自然中的每一场嬗变,都以静美之姿,安然之泰持酒酬西风罢了:莫道都向尘中老,最是沧桑起风情!

这还不足以让人惊叹,几场秋风的删删减减,一笔勾销了枝枝叶叶的密遮,一树风骨飒然,萧疏的犹让人心里一明:没有冬的删繁就简,就没有春的标新立异。无论春满花枝的绚烂,还是繁华落尽的平淡,一棵树都做的很彻底。一片叶子是孤单的,它吸取光,以光的色彩飘落融入落叶的群体,如果枯萎可以抵达树的心灵隐泉,它是无悔的。每每捉笔于纸页上思量:唯愿我所学的词汇可堪比于一地落叶,而不是一堆难以清空的黄花瘦损。

一棵树是孤单的,只要放眼远望,它就是勾起种种幻想的,地平线上的树篱,源自那林子中的一份子,虽然常作自歌自舞自徘徊,却并不孤寂。在这个世上,我永远不善于那热闹场里的交游方式,自顾独坐,累月苦读,一度陷于“读书愈多,为道日损”的困惑,再续写小儿女情状的文章,着实令人自悲。

常常与一棵树默然相对,长久以来,在它诠释的原始法则里,如回到了自己真实的内心,平复身体和灵魂的异处,交流着刹那的感触,因沟通而有一种相悦共赏的相惜。我在由衷的赞美一棵树的同时,自身也处在这溢美的言词里,漫羡而有所归依,顺其自然,生命与自然永远有着某种殊途同归之道吧。有了共识的调整,内心平和的明澈,默悟了自然的思想和神韵,不再纠结于枝末,就把刹那明胸的才识化作美的一份子,自爱成文采刻进骨质的云纹,在生命的年轮里保留如许的眉批吧!

累了,倦了,闲了,不妨看看窗前的树吧!虽然挡住了李白的敬亭山,却带来王维山林的隐逸之气。站在这个下午的低处,把一个词语放进一首诗,用笔移植一束阳光放进自己的文章,伴随大雪小雪的临近,看它挑起朵云轩上的明月,在如宣的大地上投下铁钩银划,蚕头燕尾,短撇长捺的重复中常留真意散幽襟,一任斜月明寒树,树篱落落,字里行间,天心月圆,皆有如谶的人生。

这是一份迟来的心灵悦读!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