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临风博客

登斯楼也则有心旷神怡宠辱皆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则矣

 
 
 

日志

 
 

美文阅读:念起,美若花树(晓梦芳菲)  

2015-11-20 11:01:30|  分类: 美文共分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这样的相遇,不在对的时间,却有对的人。文字编织岁月的日子,这样的相遇是一枚灵巧的织针,把文字穿行在心间,落在纸上,便如石击水面,哗然时光,漫向两岸的是涟漪,留给自己的是灵动。——题记

 

,静静的,悄悄的,窗棂朦朦着淡淡的白月光。

夜色是黑色的玫瑰,可以温柔真心。

喜欢李叔同的:念起,美若花树,这样的夜色,适合这样的念起。

这样的念起,适合有艺术气质的人,有禅意意念的人,能嗅出文字气息的人。念起时,轻轻的,淡淡的忧郁和美丽并存,交织成复杂的心境,就如这夜色的暗暗无边,无边暗暗,让人觉得世界好大好深,又好小好窄,大到无边深远,小到一舍一室,一几案。

念起,可以穿越夜色,穿过白日熙熙攘攘的街市;穿过已然入了冬还能盛开的秋菊;穿越秋的金黄,夏的繁盛;卷起一缕春风,迎面的桃花香甜,玉荷花的绚烂,一片花瓣飘然而落成的思绪里,落入眼帘的才是美若花树的相逢。

春,是怎样的季节呢,暖风柔着,却吹开了花;吹绿了叶;也吹皱了一池春水;吹暖了被冬季凉薄的山川,大地,也还有我们。

如若相遇,就应该在暖暖的春里,一片花树,一个转角,亦或,只是视野里共同注视了同一朵花,同一片花树,同一片山川,也拼写了同样的文字。相隔了万水千山又如何,如水夜色里,那些叹,趁着夜色的海洋泛舟,逸风符水,灵动了那年的那个春天

那些素白的时光就有了深情的描画,无悔的泼墨,在无涯的光阴里用思绪圈起篱笆,用文字植一株栀子,这样的栀子单纯的只是文字里的灵魂牵绊,不分年龄和性别的缠绕成这样的美若花树。

红尘,念起,美若花树,于夕阳印花多滟潋时,树下,闭目倾听旧时光,阳光刚好暖暖的路过,景物恰到好处的新绿,那一面的蔷薇嫣红而繁华,念起就是墙面映衬出那些斑驳中,缓缓走来的曾经如诗入画的情感世界,却是隔了千山万水的,却是一去不回的,却是念念不忘的思念

童年的念起,是“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的青山;是“草色青青柳色浓,玉壶倾酒满金钟”的草原;是天真烂漫的无拘无束,是一笑就是满世界都充满阳光的幸福,是仰起脸来闻花香的情不自禁。这样的念起总有微笑挂在嘴边。

而今日,夜色下,这样的念起只为一人。

秋菊开了,就又谢了,冬来了,秋却住在心里了,因为有春的情愫和那些开在心里的花念念不忘,隐不住。我的城市里,此时还没有雪,不但秋菊开着,还会有一些不知名的花依然开着,一场场后,依然绚烂着笑脸。好友给我看一张图片,是她的网友在昆明拍的照片,那里现在还有蝴蝶,伸张着美丽的翅膀,那么炫目,那么让人感动,那一刻,我的心痛了一下,念起,只为一人。

那个春,不暖,冷冷的囚在家里,打开电脑,浏览网页,那时,心情的抑郁只有文字来排解,因为弟弟的离家出走,生活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文字也是粘雨带霜,充满了忧愁。无意间在好友的空间里看到让人怦然心动的文字。从此,网页里多了一个好友,灵魂里多了一个知己。

有这样的相遇,不需要选对时间,只需要选对人,在文字编织岁月的日子,这样的相遇是一枚灵巧的织针,把文字穿行在心间,落在纸上,便如石击水面,哗然时光,漫向两岸的是涟漪,留给自己的是灵动。

最喜的当是“人生得一知已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可以用这样的文字贴在心怀。在不对的时间对待对的那个人。

静夜,音乐流淌在耳边,倾听原来日志里的乐章,延绵在心里的还有那些时光里的温度。回忆,有时是心酸的,有时,是心疼,很少有淡淡的无味的记忆,人,就是这样吧,让你刻骨铭心的往往是那些让你有喜有忧的片段,那些念念不忘的一往情深。

弟弟回来了,就如心里从此有了阳光,时光如梭,幸福的日子却是更过的快些,我忽略了许多,也包括文友,不知不觉间,文字少了。闲暇的时日,看看网文,有一段自己缺失的时光,也有那么一些时间里,你又去了哪里。

也许忙吧,太多的生活负累,太多的追求,暂时的忘记了这里有可以摒弃浑浊的一池清水;也许是辗转于尘世,暂时的忘记了这里的山水相依,这里的繁花锦缎,这里的世外桃源;也许是务实吧,去尘世里做一缕阳光,去繁华一春的青山绿水,拾缀秋天的无边丰美。只是这样的静夜,可是会有如此深深的念起。

喜欢白落梅的这段话:“这是一条叫轮回的老巷,多少人,在这里寻找散落的过往。其实,故事早已改写了当初的模样,可流年,为什么还要这样叫人神伤。一定有些什么,被我不小心遗忘。否则,转角处的灯火,不会那样的荒凉。否则,昨天留下的,不会只是淡淡迷惘。如果支付了一生的时光,那么,是否就可以拥有,我想要的地久天长?”

那样的小巷,那些走过的脚步又会是怎样的不同声音,只是在我们路过的时候,或许会踏起过不一样的尘埃,落籍成十里长亭的庭前花树。

用文字取暖的人有一天舍弃了文字的暖,也会舍弃一段过往是么,可是为什么在这样的深夜依然会有这样深深的美若花树般念起,疼惜在花树的光坏下,无边的扩展。

念起,是美若花树,是美若花树的相逢。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