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临风博客

登斯楼也则有心旷神怡宠辱皆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则矣

 
 
 

日志

 
 

美文阅读:枕佛书,听花语(性淡如菊)  

2014-08-02 11:08:01|  分类: 美文共分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山,一溪,一茅屋;一田,一路,一桃花。

很喜欢这样一种意境,沿着弯弯曲曲的小径,寻找世外桃源。大凡与世隔绝的心,才会向往这样清幽的所在。越是白云深处,越是人烟稀少,静,再静了,静得只听的见流水的潺潺和清越的鸣。静水深流,人贵无言。往往最美的风景,在人烟最罕至处,绝世高人,往往深不见底的云烟深处。

这样的山,大而绵延,也许只有一条路可以直达山顶,也许并没有路。山顶也许并非山顶,只是下一座山的山脚而已。而我总是误把山脚当山顶,哄着自己开心。世间的路有千万条,每一条路也只是路,单纯地,指向最终与最初。每个人也只是人,单纯地,从来处来,往去处去。

云是云,山是山,溪是溪。乡野人家,往往是十里一家。独享一方桃红杏白,水墨丹青。一个镢头,一把锄,一袭蓑衣,一个笠。牛羊在云烟里,篱笆在悬崖上,种豆栽花,自在安逸。空山野岸,一人独来,一人独往,只把禅心逐白云。

见过很多修道的居士,空间里总是廖廖几人,寂静,安详,不烦扰,不喧嚣,静坐如佛。也有大隐于市的高人,静静写着自己的文字,在自己心灵的净土里修篱种菊,竹里品茗,溪口赏月。安详地在红尘里修行,不温不火,风如晦,却依旧暖花开,云如故。

禅心静,净。诗心素,雅。听雨,寻风,觅云。让雨声从檐上滴落,流淌成袅袅的梵音,醉人的诗韵。赏雨,听雨,是一种习惯;沐雨,是一种久违的幸福。雨滴落,氤氲。情流淌,缱倦。禅与诗邂逅,流溢一地忧伤,一溪凄美。

闲来无事,读一读好友青丝锁心语,不觉意乱情迷,禅心欲破。不妨枕着佛书,听一听花语吧。

“生灵怎忍弃死魂?谁管那苍穹碧落,双飞!哪惧他黄泉九幽,永随!你是我人生路上的一处清喜的水泽,只有干干净净的缄默,与存在。缘何情起,一往而深?顾盼相逢,神不知所属,魂难以相附。海誓山盟何足道,述不了,此心已轻许。一转首,再回眸,深深诺!莫愁,无忧。”纵吾尽化尘与土,是“剪不断,理还乱”的痴;爱是“欲笺心事,独语斜栏”的傻;爱是“山为证,地为凭”前世今生的誓言,爱是一眼万年,倾尽一生的沦陷;爱是缘,亦是劫,无怨无悔。这一生,相逢以然足够!枕书眠,听花语,醉卧花下,我心也痴哉!

用身体丈量,心的彼岸,可能有永远走不完的路程。那通往心灵的路,也有千万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路上,都有自己跋涉的艰辛和挥洒的汗水。终有一天,我们舍弃了身体,站在心路之上,蓦然发现,风景依然在最初和最终的路上,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云山雾水,笼罩着所有的过往。品清茶,听佛歌,读禅文,也真自在。喜欢在墨迹未干时,诵读诗稿。总因心急,而若有所失。所有的断章残句,往往只有经年的沉淀,才会散发出它特有的芬芳。随便一个简单的句点,数十年重新拾起,便是落红满径,烟雨纷纷。

“身体微恙一刻,心便似闲云野鹤一般,让人骤然腾起淡然的滋味,怀抱明月,归属自然;冥冥中的意念自在天成,都随那窗外忽明忽暗的光影任意布散,不染纤尘。是谁说过,病者,可体验到生命本体的精美安宁。眼神微开半合之间,平常无所挂牵的举手投足都有了声色。一场初始的缘,一世相思缘,似水花落空,痴心仍无怨。有个人想着,就好!”

雨细细地下起来,渐渐大了,磅礴了,丰沛了,在佛经里,在诗笺上,无声,却万声。是晨钟的声音?是暮鼓的声音?还是木鱼的声音?只在心里,撑一把雨伞,静静的,听这尘世最真最美的梵音。

“一纸雨伞,写就了一生的念想。你,就这样,从我的里,走到了我的心上。在时光的碎念里,允许我,许下一个小小的心愿,初见的美好,镶嵌在心海深处!祈愿,我的爱可以一世到老!”

春有斜风细雨,夏有绿肥红瘦,秋有晓风残月,冬有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每一个句子里都如蚌里的细沙,只因历经了岁月,沉淀出它珍珠般的温润与晶莹。又如一樽青花瓷,隔了若干个世纪,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于是烟火泯灭,有了高雅的韵味。民国的旗袍女人,不也如此,那种岁月的沉香,弥久不散。

寂静,不见明月,走进阳台,探身观望,田园一片漆黑,浓墨一般,黑而亮。远处烟火迷离,忽明忽暗。静听,蛙声稀稀落落,虫鸣隐隐约约,细,但亲切。我没有乡愁,也没有相思,只在这静静夜里,自言自语,独自悠闲。

今夜我是怎么了?思念竟会如此的压抑不住!心好堵得慌!我可以和你说这些吗?自从当年一别后,如今已怕梦成空。何时重见旧时颜,不觉眼前泪朦胧。是夜无声眼迷离,思念已如潮水涌。闭目遥想经年事,几度吾影入梦中。”

人生最美,也许就是看佛书,对美人,在佛经的空里,领悟色的妙谛;人生的自在,也许是对美人,看佛书,在美人的色里,了悟万法空性。这样,不在空里执着,也不在色里沉迷,更能诠释佛的真谛。

“不知道是应该继续,还是顺其自然,爱了,就如中了惑,在相思时段里,已不再不属于自己。哥,爱与被爱,谁更幸福?”

也许,我们都无法回答这一个问题,只有静静在石上打坐,独对那云水禅心。佛在云端,低首垂眉,不语。是不是亦在慨叹?苍生难度!人生最美的风景在路上,其实终点只是刹那,边走边看,才能人生自在。悠着点,我喜欢这样嘱咐自己。回首,原本寂寥青春,却如山岗上静静的明月。原本平凡的花季,却如山脚下的野百合,纯净,美丽,有了佳人绝代容。平凡的街道,平凡的故事,却如海市蜃楼般,有了迷离的光华。风景在路上,一路奔袭,除了疲惫,可能一无所有。唯有心中,一树菩提,一树桃花,才是圆满的人生。一念心动,仍然是此岸。此岸彼岸来回穿梭,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反而更加魅惑。

“情比轮回长,爱比生命多,付出无愧凭天意;冥冥自有缘注定,心伴相守情如故。回顾如梦不虚幻,只乞相见无他求。此时,望着窗外飘落的细雨,细雨下载心里,思念却飘向远方。远方的你安好,我心就不痛。”

心,如虚空,空无一物,容纳万物,就是悟空;心,如流水,逢山则转,遇水则容,随物赋形,就是随缘。心若无心,则不伤不损;情若无情,则自可修篱种菊,独居一隅而不会寂寞。把平淡的日子,打造成诗;把平凡的故事,酿造成酒。只为你来时,拼却一醉。

“喜欢,望你微笑灿然;喜欢,看你投足间的风采,痴了心,无以自拔。而你,是否知我相思浓浓?素色时光,心语绵绵,点点滴滴,思忆翩跹。你在最美的季节离开了,留下的只剩回忆,可时间流逝的太快,来不及回头,就已经翻了一页。与你的相知相识,在我心里永远都是一个暖暖的日子。从此,我心里住着一个早已走远了的你。你是我窗前的风景,触手可及的距离,却是不同世界。多想啊,多想驻足片刻,奈何天不作美。回首容我与你默然惜别,然回首间已是另一番景致!来不及来不及相聚,或已万里之外!珍惜的缘分浅得犹如浮云,何谈长伴呢,恋只消一眼,缘只此一点,念独享多年。”

没有人在旅途的疲惫,没有浮沉的心事,就这样,逸如清风,飘若白云,解花语,枕书眠。喜欢禅房花木深的幽深,也喜欢一树梅花一放翁的豪迈,我心本是花,化身千万亿,红尘千万美丽女子,亦是心上花。万紫千红,亦是莲花一朵。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人间的缘分,不过是水中萍,天上云,聚散无常,哪里有根?回忆虽美,终是死去的梦,来不及回头,春已去,花已谢,残红遍地,一片阑珊。爱如幻,情如烟火,刹那,永恒。看着岁月越拉越长的背影,斑驳的阳光,洒满寂寞的空城。伊人何处?一眼,一念,一生相思。

“不能像佛陀般静坐于莲花之上,我是凡人,我的生命就是滚滚凡尘。这人世的一切我都希求,快乐啊忧伤啊,是我的担子我都想承受。明知道总会有一日,所有的悲欢都将离我而去。我仍在竭力地搜集,搜集那些美丽的纠缠的,值得活了一次的记忆!请为我珍重!尽管佛说,世间种种,最后终必,终必成空。”明悟成佛,依然缠绵。这是怎样一个女子呢?每个美丽的女子都是花,各式各样,花开花谢,就是一生。佛祖拈花,迦叶微笑,一朵花,便在这无言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不生不灭,不来不去了。

窗外众荷喧哗,我在醉醒之间,那幽径绿芜处消瘦的背影,拖着长长的青丝,开成最大最纯的白莲。我不是无情的人,虽然转身即忘。思念亦如夜色里的月,一半朦胧,一半明媚。庭院深深,记忆里爬满青藤,岁月的朱门轻掩,再也不见旧时人。紫色的风铃,寂寞,无言,只是在清风起时,摇落一地叮当。她昙花一现的爱情,依然如一米阳光,纤薄,美丽,轻盈,飘逸。在佛光的照耀下,依然没有失去半点色彩。

要忘何曾忘呢,常常不自觉地走进她的空间,看她的说说,看她的天使般笑容,观世音菩萨般打坐的照片,看美丽多才的她一边念佛,一边悟道,一边思念她的心上人。

美丽的爱情如昙花一现,刹那,芳华。不觉想起席慕容《昙花的秘密》:总是,要在凋谢后的早晨,你才会走过,才会发现,昨夜,就在你的窗外,我曾经是,怎样美丽又怎样寂寞的,一朵。我爱,也只有我,才知道,你错过的昨夜,曾有过,怎样皎洁的月。

正在写此文,好友荷月清逸发来西游记中女儿国一段朱琳与徐少华的对话,即女王与唐僧对话:“日暮匆匆,无时了,玉帝哥哥。”唐僧:“阿弥陀佛,出家人四大皆空!”女王微微一笑:“即是四大皆,为何不敢正眼看我一下。”唐御帝一个汗。

她说:“其实传朱琳爱上了徐少华是真的,我再看此剧时,朱琳的眼神溢满了情,守二十年。”要空何曾空?要色何曾色?心中有两火,欲火和清火,火起则情生,火灭则佛生。我心如虚空,空空无一物。怎奈偷心者,空处亦可偷。

枕佛书,听花语,佛说因缘,我说空色。

所谓拥有,不过是找回自己遗落的东西;所谓失去,也不过是双手归还不属于自己的一切。爱情如此,生命也亦然啊,夜静静的,世界上有多少美丽的昙花,寂寞的来,闪了一下,又寂寞地去了,把记忆,留在岁月的墙幕上,弥久,不散。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