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临风博客

登斯楼也则有心旷神怡宠辱皆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则矣

 
 
 

日志

 
 

转贴:不患不均而患不明(梁衡)  

2014-05-16 13:33:02|  分类: 转贴与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到新的财政年度结账时,其中有一项内容是世界各大国首脑纷纷公布自己的年度收入和家产变化。2013年俄罗斯总统普京收入367.2万卢布(约合64万人民币),美国总统奥巴马48.11万美元,德国总理月薪1.7万欧元,日本首相月薪205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2.7万元。)收入最高的是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年薪170万美元。

中国人的习惯,好像收入多少是个人的事,不该随便打听。记得前些年,时任俄罗斯总统的梅德韦杰夫访华,记者采访时很赞赏他的公布收入,梅氏反而吃惊地反问:“这有什么奇怪?领导人公布收入,全世界都这样。”全世界都这样,我们却没有,所以感到很新鲜。报纸就用这句话做了一个四栏大标题。看来在这一点上我们还没有与世界接轨。

老百姓过去把干部叫吃工资的人,现在叫花纳税人的钱。因为你代表民众管理国家,人民就允许你从国家税收中拿出一点点来养家糊口,当然也允许你比一般百姓活得稍滋润一点。但是,花多花少你总要报个账。就像一个企业的经理每年要给董事会报账,因为那钱是董事们的投资,你不过是被聘来代管。

中国古代有一句政治格言:“不患寡,而患不均。”就是说社会财富不能过度两极分化,否则要出乱子。现代经济学对这个“不均”取了个的新名词叫“基尼系数”,还计算出了一个警戒值0.4,而最大的极限是0.5,超过就可能出乱子。近几年中国已到了0.5。绝对平均不行,两极分化也不行。过去我们犯了平均主义的错误,所以小平主持改革开放,说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后富。但这里有两个问题。一是,官员,特别是高官不能先富,更不能最富,因为你“富”的那些钱是人民的;二是你要富在明处,要受人民监督。共产党建军之初,物资贫乏,有一条治军格言:伙食公开,官兵一致。虽每月只有几角钱的伙食尾子,也要公布。建国初国家还不富裕,实行工资制,一是透明,二是领导人带头降收入。毛、周等国家领导人规定工资是一级,毛说我们不能拿,该让革命烈士去领这个一级。邓颖超该拿3级却只要6 级。这种现象很普遍,所以上下团结,万众一心。现在国际政治日趋进步,也是实行的这个原则。2012年5月法国新内阁组成,经济形势不好,就通过决定内阁成员降薪30%,并声明政务活动一律公开。2011年3月日本大地震后,首相工资立即缩水30%。而今春普京签署命令,给公务员涨工资的同时给他和总理梅德韦杰夫涨薪1.65倍,这是对国内经济形势好的自信。不管降也好,涨也好,都说在明处,不藏不掖,为的是取信于民。可见无论中外,这是一条政治通则。因为不明比不均更可怕,不均还有个从0 到0.5的可控度;不明则是直接的当下的信任危机,一票否决。

近年来在反贪中我们看到一个可笑、可憎的现象。贪官之暴露有各种原因,但都无不与家产不明有关。有的是家中失盗,不能解释其巨额家产;有的是偶然露富,如腕上的名表,为网友追踪挖出;有的是外包情妇翻脸供出;有的是被检举而公诉。来路不明的钱财想藏是藏不住的。天不容,法不容。但我们从制度上检讨,还是要强制官员主动公布收入和家产。人民公仆,何事不敢与民说,不能与民说?这关乎政治民主,关乎政权巩固。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