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临风博客

登斯楼也则有心旷神怡宠辱皆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则矣

 
 
 

日志

 
 

转贴:赋的复兴与为赋之道(袁瑞良)  

2014-11-16 23:06: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简明提要:赋需要复兴:盛世伟业需要赋的赞美讴歌,民族复兴需要赋的精神藻雪,文学殿堂需要赋的添姿加彩,新闻传媒需要赋的吸引收众;赋具备了复兴的四个条件;赋的复兴要有适宜的土壤,宽松的环境。为赋之道,有境界和雕琢之别。境界需歌而不媚,讽而不诽,怨而不恨,哀而不悲,褒而不喜,贬而不忧。雕琢需旧事新解,旧体新衣,旧语新词,内容形式文字创新。

关于赋的复兴

赋的复兴,是一种文学形态的复兴。它与时下的主流文学生态,不合时宜,又合时宜。说不合时宜,是因为赋在文坛,消失久远,小说诗歌都日渐淡出人们的生活了,复兴赋体不是与主流文坛相悖吗?说又合时宜,是因为赋的复兴适应了人们的文化反思与回归传统的需要,它复兴的不仅仅是一种文学形态,也是一种被无端废弃了的传统文化精华。究竞需不需复兴,能不能复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的看法是:

一、赋需要复兴。这不是赋家愿不愿意的事,也不是评论家承认不承认的事,而是时代的需要。原因有四:1、盛世伟业需要赋的赞美讴歌。三十年前,我们还受困于贫穷的羁绊;三十年后,我们成了美国的头号债主。如此短暂的时间,如此巨大的转变,古今中外,世间少有。业比秦汉,治隆唐宋,却文少《史记》,歌无《大风》。这是作家的失职,文学的悲哀!也是社会发展的严重失衡!何以弥补这一缺陷,继谱史家之绝唱?何以纠正这一失衡,续写无韵之离骚?诗歌语句凝练,但容量狭小,装不进盛世的繁华;小说可容万物,但结构松散,语言冗长,构不起富有诗情画意和哲思睿智的文字宝塔。只有司马的大笔和扬雄的神韵,才能当得起盛世华章的文学脊梁。因此,用赋的鸿篇巨制和瑰词丽藻,张扬盛世,讴歌时代的进步与辉煌!是时代的需要,也是历史的必然。2、民族复兴需要赋的精神藻雪。民族复兴,物质成就举世瞩目;精神境界和道德与诚信建设,却不甚了了。民族精神需要重振,思想灵魂需要静化。而在此过程中,赋有着特殊的作用。赋的格调和意境,可让紧张的神经,得以舒缓;浮躁的心态,得以放松;神安气静之下,心灵会有所感悟;空灵浩渺之间,人格会有所提升;从而扬浩然之气,养正直之心。赋,不能拯救所有的灵魂;但可使某些心灵宁静。这种作用因事因人而异,有的,会起死回生;有的,会无动于衷。即使是晚霜秋露,很小很小,只要日积月累,也能春风化雨,水到渠成,让堕落的灵魂高尚起来!因此,不可忽略赋的精神藻雪作用。3、文学殿堂需要赋的添姿加彩。辞赋,是文学的贵族。失去辞赋,文坛就失去高贵庄严,显得单调苍白。利益多元化和文化多样性的今天,文坛不能只有玫瑰,没有牡丹!因此,需要敞开大门,让赋回到文学殿堂。这是作家们的期盼,也是主流文坛的愿望。4、新闻媒体需要赋吸引受众。赋,既古又新。说古,因盛于楚汉;说新,因百年失声。骤然复出,重登主流媒体之上,让人耳目一新,有重回汉唐之感。这种古韵新声,使对索然无味的快餐式媒体失去阅读兴趣的读者,有了“享受阅读”的快乐和“咀嚼文字”的美感,从而增加了媒体的品味与厚重,巩固与扩大了媒体的读者群,成为传媒招揽观众的新亮点。

二,赋能够复兴。就历史趋势而言,赋的复兴,是民族复兴的一部分。民族复兴了,赋必复兴。就现实状况而言,赋的复兴,具备了足够的条件。首先,社会欢迎;其次,舆论支持;第三,读者渴望;第四,媒体鼓励。这四个条件,构成了赋复兴的基础。没有这个基础,就没有赋的现在,也没有赋的将来。试想,没有百城赋专栏,何来百城赋?没有《中华辞赋》杂志,何来今日的论坛?同样,没有上海文汇报和文汇出版社的呵护,就没有我的《阅江楼赋》和黄山黄河长江长城四个十赋系列;没有北京上海南京的4个研讨会和中央电视台子午书简的播出,就不会有我持续不变的创作热情。文学家的情感是脆弱的,一句话,会毁掉一个文学天才,也会造就一位大师。因此,社会的支持,是赋体文学复兴的先天条件。现在,有了这个条件,就复兴有望,繁荣可期。吹一句牛皮,太空都上得去,赋还复兴不了吗?

三、赋如何复兴。我以为,一下子说不清楚,也没必要去说清楚,弄个复兴教课书出来。推动复兴,首要的是创造宽松的环境,培育温润的土壤,在赋坛上,多吹一些春风,少下一些秋雨;多洒一些阳光,少结一些寒冰;多有一些“自爱”,少做一些“厮杀”;多给一些包容,少带一些偏见。第一,形式多样,不必强求划一。赋有大小,篇有长短;字有繁简,语有古今。大者不必非小,古者不要薄今。第二,内容庞杂,不必说三道四。家国天下,儿女情怀,风花雪月,萝卜白菜。赋什么,怎么赋,任由自选,不必强求。第三,参差不齐,不必争之高低。勿设是非之界,莫置对错之别。不争情之浓淡,不斗意之短长。不忌境之俗雅,不论文之贵贱。第四,质量不一,不必求之过急。大潮之下,难免泥沙俱下,鱼龙混杂。时间,自会辩别鱼与龙,泥与沙;历史,定能丢弃糟粕,留下精华。能否复兴,在质之高下,不在量之多寡。总之,初拓复兴之路,不必求全责备。俗者自俗,雅者自雅;历史,自会裁决,时间,自能回答。

关于为赋之道

为赋之道,重在两方面:内在美,境界高雅;外在美,形式奢华。境界高雅,是赋的生命,需用心浇铸。王国维的三个境界之一:“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最值得借鉴。形式奢华,需玉磨金雕。因此,赋应有境界之道与雕琢之道。

境界之道,我的尝试有六点:

一 、歌而不媚。歌是赋的传统,也是赋家的责任,特别是当代赋家,生逢盛世,面对着三十年沧桑巨变,面对西气东输,南水北调,高速铁路,三峡截流,嫦娥奔月,神舟飞天这样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不能不挥毫泼墨,放情高歌。歌翻天覆地,空前绝后;歌江山锦绣,壮美神州;歌改革开放,大潮奔流。但歌所当歌,歌不带奴颜,颂不露媚骨;歌无谗媚之言,颂无阿谀之词。歌之实事求是,夸之赞誉有度。不言过其实,不夸大其事,不放狂言,不出妄语,不纷饰是非,不掩盖功过,不献媚邀功,不讨好取宠,不把赋当作索取功名利禄的工具。歌之而无愧于世,誉之而无愧于民,赞之而无愧于心。歌中保持独立的人格,赞里持有自由的心性。坚守文人的尊严,维持做人的本色。赋家无权决定自己的人生际遇,但有权决定标点符号的取舍!

二、讽而不诽。讽也是赋的一个传统的功能,讽要讽之有物有界有限。所讽之物应是善外之恶,美外之丑,屑小之徒,猥琐之辈;界限在实与真,目的去恶扬善,去陋除弊。因此,针砭时弊,不避权贵;挞伐陋习,不讲私情。是非之间,不顾左右而言他;曲直之内,不犹抱琵笆半遮面。抨之丑陋,语若投枪;批之邪恶,字如利剑;责之不怀恻隐之心,斥之不抱宽容之态。但讽不可诽,砭不可谤。讽为伸张正义,维持公道;诽为泄之物欲,发之私愤。讽出于情理之中,诽触于法律之界。因此,讽不可悖,事之真象;砭不可超,实之界限。不宜攻其一点,不及其余;不宜随意夸大,无限上纲。不宜无中生有,道听途说;不宜人云亦云,以讹传讹。是非之间,冷静的观察;曲直之中,清醒的判断。

三、怨而不恨。怨是赋常用的手段。面对不正不平不公,贪婪腐败专横。以怨表达愤怒之情,不满之心;以怨表达对正义的诉求,对公道的渴望。怨可捶胸顿足,怨可撕心裂肺,怨可呼天抢地,怨可怒发冲冠。但怨而不恨,怒而不忤。恨则生仇,伤之情感;忤则叛逆,失之理智。因此,要把握怨的尺度,掌控怒的界限。不平不公,有历史的原因;腐败专横,有时代的因素。不宜无所顾忌,怨之无限;不宜失之理智,怒之无穷。不宜因一人而怨整体,不宜因一事而怨全局。

四、哀而不悲。哀乃赋者频发之声。面对痼疾频发,面对弊端丛生,面对金钱至上,面对物欲横流,哀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叹诚信不守,道德沉沦;忧人性扭曲,精神变态;愁官无自尊,吏不自爱;虑权为己用,法外谋私;怕贪腐不止,受贿不绝;哀人不自哀,哀先人而被后人哀之;叹世不自醒,前车覆而后车依旧覆之。但哀不悲观,叹不颓废。不因不公而迷失方向,不因不平而失去信心;不因腐之难止而怀疑前途,不因贪之难除而困惑未来。自信道路曲折,终有通幽之日;自知前途坎坷,总有光明之时。

五、褒而不喜。只求把思想变成汉字,享受玩弄汉字的快乐,不在乎外界的评说。褒我者多多。上至副委员长,下到小民百姓,外加专家学者,中央电视台、光明文汇等主流大报,几乎众口一词。人民文学出版社还出版了著名赋体文学评论家王志清教授的专著《大风起兮——袁瑞良赋体文学文学论》。但褒之多少,我还是我,无需得意忘形,沾沾自喜。需知,赋只是赋,大而推之,也不过是文学。文学之于生活,尚不是柴米油盐,何况赋乎?

六、贬而不忧。贬为逆耳的话,有忠言善语,也有恶意攻击。忠言出于友善,攻击源于偏见。友善之贬,听之有益提高;攻击之语,闻之不必色变。赋在言志抒情,不在取悦求欢。敢赋,就是勇士!故不怕言之褒贬,不惧语之冷寒。不因贬而闭口不语,不因诋而掷笔不言。忧少勇气,赋者不为!

雕琢之道,我的尝试有三:

一、旧事新解,内容求新。用现代的视角审视旧事,依托旧事表现当代的思考。如《神州赋》由黄山黄河长江长城四个千年旧事生发的考问,皆事涉家国民生的现代社会问题。如黄河源的呼唤:“竭时再护,岂不晚矣?断际再续,岂不无时?”;黄河人的反思:“何以盛而少续,治而疏袭?何以学不越孔孟,思不超老庄?”长江之忧:源竭水枯,流断波污,雾浓云疏。长城之问:“人皆杞良,敌来谁挡?妇均孟姜,国难谁当?”每个系列都一个“魂”:山魂河魂江魂城魂,构筑出“民族魂”,折射出民族精神的传承。以往写黄山黄河长江长城的作品汗牛充栋,但以这样角度写的不多,因而有新意和深意。

二、旧体新衣,形式创新。形式之于内容,犹衣服之于人体,款式新颖,颜色鲜艳,才能色泽靓丽,雍荣华贵。因此,赋的形式,力戒雷同,千篇一律。以《神州赋》为例,四个系列四种形式:《十赋黄山》断面横切,山峰松云雾石春夏秋冬十个断面,各赋一篇,合成一幅黄山全景图。《十问黄河》一问一答,通过源流史功过怨人文魂愿十问十答,从轩辕皇帝问到满清政府,问出千年黄河的功过悲欢。《十叹长江》自咏自叹,通过凶险忧怨等十个角度,每个一篇;每篇十段,每段一叹;名为十叹,实是百叹,叹出百代长江的今忧古患。《十望长城》反复重叠,以一个共性的中心字“长”,做每篇每段开头第一个字;以十个个性的中心字“远、久、牢、固、雄、险、憾、痛、恒、能”,作每篇每段开头第三句第一个字,在共性字“长”的引导下,每段都围绕这个个性字反复咏叹,叹出长城的十个历史意象。这四种赋法,文脉气韵相通,身段姿态不同,合则五音杂汇,色彩斑烂;分则各有千秋,独具特色。

三、旧语新词,文字翻新。文字,是赋的装饰。赋美不美,全在于文字的点缀。大赋长歌的文字,宜为四个字:古韵新声。古,重古韵古意,轻古字古词;辞章典雅瑰丽,华而不妖,美而不媚;字句雅而不俗,实而不虚,既有诗情,又富哲里。新,多用大众词汇,现代语言。言,简洁明快;意,凝炼浓缩;少冗言缀语,多扼要洒脱;力戒诲涩难解,典故堆砌。不要让读者抱着字典读赋,累得满头大汗。同时,还要有音乐节奏。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