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临风博客

登斯楼也则有心旷神怡宠辱皆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则矣

 
 
 

日志

 
 

转贴:驻足在宋词的高地(陶晓跃)  

2014-11-10 23:11:27|  分类: 转贴与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写给李煜 

踏上宋词的高地,那第一个的台阶,该是你吧,这一台阶的基石是整个的南唐王朝。作为一代君主你无疑是不幸的,“仓皇辞庙”本已很让你丢尽了脸面,而后来的什么“违命侯”的封号,更使你丢失了“人”的尊严。

“天上人间”,从人上之人一下子跌落成人下之人,这种人生的反差,促使你获得了独特的个体生命的体验,这样的体验被你熔铸进了方块的汉字。

“春花秋月”该是良辰美景呀,可是对于被幽囚的你,一切美好的物象,都已染上了灰色。“何时了?” 劈头的怨问,充盈着的是无奈。年年花开,岁岁月圆,构出的是多少“往事”,而以往的一切又都如烟云飞散,虚化在逝去的岁月的时空。“东风”无情,不解人意,依旧轻拂着“小楼”,也就拂出了心中的大痛。“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夜阑人静,明月高悬,依阑远望,你又能看到什么?沉浸在银光中的大地,白茫茫一片,不忍回首,不堪回首,也无法回首了。

“雕栏玉砌”肯定还在吧,而那些曾在栏边砌下流连欢快的丽人,也肯定早已不复当年的神韵风采,“朱颜改”,一个“改”字蕴涵着多少辛酸,多少凄楚,多少苦涩。“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愁”本是无形之物,你却以“一江春水”赋予了它可感可观的具象,于是,“愁”便如春水般的汪洋恣肆,曲折回旋,在一泻千里的流动中,冲决出一种别样的气势。

也于是,这种“愁”渐次被后人净化,它剥离了亡国之愁的实体,而成为万古恒同的一种生命的体验。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你又是幸运的,因为你在“东流”至今的“一江春水”里拾起了“人”的尊严和价值。 

二、写给柳永 

在寒蝉清冷的鸣叫声中,你走向了“长亭”。这个时候,雨停了,京门外汴河两岸的柳树叶儿却挂起了一颗颗晶莹的雨珠,那是离人的泪吗?

饯别的酒宴渐次地为暮色染灰,你端起酒杯,脑海里却一片空白。眼前的一切,行将随着你身影远去,成为记忆中的一块块碎片,那碎片上重叠着的一是“留恋”,二是“留恋”,三还是“留恋”。“该走了”,记不清船夫已是几番催促,可你总想着能与自己的可心人儿多呆一会,拉起可心人儿的手,有多少离情想要倾诉,然而千言万语竟在一时之间“凝噎”,惟有那“泪眼”诠释着彼此的心境。

你不知道,你这一走,等待着你的将是什么。你只知道伴随着你的愁绪,将似千里烟波那样绵长不断,将如沉沉暮霭一般浓重阴郁,将像楚地天空似的博大无际。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于是,你将自己个体生命的体验,提炼成人生至理,透过这至理,我们触摸到的是你伤情的心的跳动。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河岸杨柳,晓风吹拂,残月在天,冷光如水……冷清的文字,构建出的残淡景象,营造出的悲凉氛围,映衬出的凄恻内心,一同被你熔铸为催人泪下的艺术形象。

从此,一叶扁舟便载着你满腹的离愁,漂泊于天地之中,也漂泊在源源流长的华夏诗歌长廊之间。漂泊中,你积郁于心中的“千种风情”,不肯再说。

 三、写给李清照 

走进你的《声声慢》,听到的是你声声的“愁”,这“愁”触发于“乍暖还寒”的时节,这“愁”缘自你的“寻寻觅觅”,你在寻觅什么呢?是旧时的欢歌笑语,是昔日的琴瑟和谐,是既往的棋诗书画?可如今呢?有声的凝滞了,不语的尘封了。剩下的只是“冷冷清清”的景况,了无生气的寂静了。于是,“凄凄惨惨戚戚”之情,便充盈了眉头,溢满了心头。

“三杯两盏淡酒”,引来的是贬骨的寒气,可那嘘寒问暖的人儿早已随风而去;仰头望雁,“云中”已无人再寄“锦书”;黄花依旧开落,可人早比黄花更瘦,它再也不能成为案头的装饰;只剩下那一方的窗儿,任那灰色渐次地将它涂暗抹黑;而此时此刻,偏有那不期而至的雨,敲打着宽大的梧桐叶片,敲打着黄昏的暮霭,敲打着你破碎的心。于是,那“点点滴滴”的声响,便也越过了时空,敲打在无数后人的心头。

那是难了的一个字——“情”呀。

四、写给苏轼 

“大江东去”,这四个字,经你的口中一吐出,便追随着长江的浪潮滚滚奔流。于是,激荡不息的长江,便成了滔滔历史长河的象征。于是,江山、历史、英雄便穿越了时空的隧道一齐涌现出来,定格在赤壁,定格在三国,定格在周郎。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突兀的石崖凌空而起,惊魄的涛声呼啸而飞,在绽开的如雪的层层叠叠浪花里,“多少豪杰”如白驹过隙一晃而过。而你惟独选择了从容不迫的周郎,他闲雅地走出来,让你永远熔铸在了文字里。

“遥想公谨当年”,他手执羽扇,头戴纶巾,英姿何等飒爽;说笑之间,火烧曹营,气度又何等非凡。“当年”,周郎年仅三十有四,却成就了如此的英雄大业;而如今,你年近半百,却只能“神游”在既往的故事里,徒然的感叹生命的短暂,韶华的流逝。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你,无奈地从历史回归现实,从怀古转向抒怀;你,举杯同邀江上清风、山间明月一醉消愁。于是,你那壮志难酬的悲愤,你那追慕英雄、渴望建功立业的豪迈情怀,便和着“大江东去”的浪涛,回旋、升腾,流向旷远的地方。

五、写给辛弃疾

读你的《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就如在听你讲述一个个的故事。这故事里,有你的影在闪,有你的心在动。

那是属于三国“孙仲谋”的故事,当年他以自己的雄才大略,固守金陵,硬是在与劲敌的较量中,撑出了吴地的一方碧空;这是属于南朝宋武帝的旧事,这个小名叫着“寄奴”的一方霸主,曾是那样的意气风发,几度挥师北伐,赢得了生前生后的大名。然而,如今呢?孙权的“风流”,台榭的歌舞,已被风声雨声所替代;刘裕的“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也只是锁定在了“当年”的深处。世无英雄,特别是在这样的一个非常时期,倍让你心痛,而你的心痛,也只能化为深深的叹息。

为那试图“封狼居胥”的刘义隆而叹息,草率举兵,结果是仓皇失措,“北顾涕交流”;为那“佛狸祠下”的况景而叹息,异族的铁蹄,却如此轻易的化成了一片神鸦的叫声和社日的鼓声。更难忘的是“烽火扬州路”的耻辱,烙在了记忆里,“四十三年”不灭。

你叹,你伤,你恨。想当年,你自辟抗金战场,英姿何等飒爽,气势何等张扬。可那 “旌旗拥万夫”,“看试手,补天裂” 的军人豪情,如今也只能化为缕缕的墨迹,在纸上虎啸生风、横刀跃马,在纸上横绝六合、扫空万古了。

“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这该是一种怎样的悲怆!他人的杯酒,能够消融你心中的块垒吗?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